【追寻先烈足迹】永不凋谢的芳华

2020-11-13

  青松苍翠,碧草如洗,这是一片静谧的墓园。经过陵园人半个多世纪的不懈努力,英烈精神在云间大地上不断发扬和传承。他们如此年轻,平均年龄不到25岁;他们如此壮烈,英勇的事迹至今仍在云间大地流传。在炮火连天的革命岁月,在激情燃烧的建国时期,在波澜壮阔的改革大潮中,为了社会主义事业,他们义无反顾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  侯绍裘,一个不为自己,为社会、为人类而生的人。他不仅是松江人民的骄傲。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史中“极有才干”的革命先驱。“每年清明的时候,我们家都会到烈士陵园、雨花台或是松江二中,祭拜我的曾祖父。”侯绍裘的曾孙说。

  1923年秋,侯绍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26年,他在松江建立松江第一个党支部。1927年,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前夕,侯绍裘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后被残忍杀害。侯绍裘接管的景贤女中是苏南革命的摇篮;在这里,很多人走上了革命道路,小学教员姜辉麟就是杰出的代表。

  1927年,在白色恐怖最严重的时期,她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,毅然离家参加革命。她在侯绍裘等人的带领下,投身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活动,从事的是极其危险的机要交通工作。姜辉麟烈士的女儿在采访中说:“我母亲说:‘我不怕,杀头就杀头’。”于1933年惨遭国民党反动派杀害,她用36年的短暂生命,书写了一部云间女儿的传奇,用一生在争取男女平等。

  纸张泛黄的履历表,折痕累累的烈士证明书,字迹模糊却饱含深情的家书,它们像一把把打开记忆的枷锁,将尘封已久的往事慢慢揭开。

  “1958年8月23号,炮轰金门。他和部队首长说:‘我要参加这次战斗。’后来他又打了两次报告,组织上同意他去了。”朱陶然烈士的哥哥说。60多年过去了,金门炮战的硝烟早已散去,海军烈士朱陶然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的青春芳华里。他年迈的老母亲被家人隐瞒十七年后,才无意中得知儿子再也回不来了的事实。

  “瞒了母亲十七年,(朱陶然未婚妻)调到湖州来的时候,就写了这么一封信给那个邮递员。那个邮递员一见到母亲的面就讲,老太太您是个烈属是吧,一听见烈属母亲就哭了。”朱陶然烈士的嫂子说。

  至今,当年的未婚妻还每年给他写一封寄托哀思的家书:“自你离去的这60年,我就好像离开了灿烂阳光。你给我留下了238封信,让我忘不了从前,切不断思念。也不管我还有多少年,我对你的那份情愫不变。”

  “韦力阿姨(朱陶然未婚妻)又来信了,她很想念你,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。” 朱陶然烈士哥哥站在弟弟墓前,轻声说道。

  绵绵细雨,令人禁不住潸然泪下。朵朵白花,寄托后人无尽哀思。173位英烈忠魂的感人事迹,不仅是松江人民的骄傲,也是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。

  (编辑:鲍宇雁 实习编辑:刘征宇 本文据上海市松江区烈士陵园提供的视频材料整理编发)

【编辑:朱延静】